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请求法院审查股东大会...
· 单位集资房可依法转让
· 不单纯以合同的名称判...
 您现在位置:首 页精彩辩词宁XX诉XX学院虚构借款纠纷案的代理词
      宁XX诉XX学院虚构借款纠纷案的代理词
精彩辩词
宁XX诉XX学院虚构借款纠纷案的代理词
发 布:  [2008-9-17 10:05:19]  [浏览:2968]

 

代 理 词

 

尊敬的审判长:

尊敬的审判员:

本律师受上诉人XX学院的委托,出庭参加被上诉人宁XX诉上诉人借款纠纷上诉案件的诉讼。

上诉人认为,上诉人与被上诉人根本不存在所谓“借款”的事实,所以也不存在所谓的“借款”纠纷。现根据法庭调查查明的事实,本律师发表代理意见如下:

一、被上诉人假冒台州市华盛体育中学的法定代表人,所签协议无效

要查明本案的事实,首先就得查清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关系及被上诉人在“通州教学部”的身份,查清楚被上诉人有伪造“收据”的便利条件。

本律师在一审法院向法庭举证了《联合办学协议书》。我们要证明的是,所有以“台州市华盛体育中学”名义与上诉人签订的协议,都是宁XX本人代表“台州市华盛体育中学”签名。是被上诉人代表台州市华盛体育中学签订、履行《联合办学协议》,主持“通州教学部”的工作。在这期间,“收据”上的“通州教学部”、“通州教学部结算财务专用章”两枚印章被宁XX占有。被上诉人是“台州市华盛体育中学”法定代表人,代表“台州市华盛体育中学”担任“通州教学部”负责人。

现在被上诉人在法庭上反复申辩,其不是“台州市华盛体育中学”的法定代表人,“台州市华盛体育中学”的行为与其无关,“台州市华盛体育中学”也从未给其代理授权。为了证明这一事实,被上诉人在一审法院宣判的2004112日那天,向法庭提交了一份由台州市教育局盖章证明其真实性的教社(职)字第33100991009号《浙江省社会力量办学许可证》,证明“台州市华盛体育中学”的法定代表人是林文斌,不是被上诉人。

这一证据让我们大吃一惊!这一证据说明了什么?说明了被上诉人假冒“台州市华盛体育中学”法定代表人在“通州教学部”招摇撞骗长达数年。所有由被上诉人代表“台州市华盛体育中学” 与上诉人签订的,包括《联合办学协议书》在内的全部协议,都是无效民事行为的。说明上诉人被蒙骗了数年。

根据这一证据可以证明,被上诉人是假冒“台州市华盛体育中学”的法定代表人,骗取了上诉人的信任,充任“通州教学部”的负责人,现在又当庭自封借款科科长,在“通州教学部”纠集一帮人,利用骗取的“通州教学部”、“通州教学部结算财务专用章”两枚印章进行诈骗。这两枚印章直至2003128日才被一审法院陈秀清法官当庭收缴,退回上诉人。

本案就是被上诉人拿着非法占有的这两枚印章,编造假“收据”进行诈骗引起的纠纷。

本律师认为,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没有合法的办学合同关系,更没有借款关系!

原审判决认定“被告XX学院称200059XX学院与台州市华盛体育中学签定了联合办学协议是与原告宁XX签定的,证据不足,本院不予采信。”尽管《联合办学协议》有被上诉人的签名,但是是无效协议,原审判决的认定看来并没有错误。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十八条第(三)项之规定,被上诉人签名的所有与上诉人有关的办学协议,因被上诉人无权代理而无效,根据该法同条第二款规定,“无效的民事行为,从行为开始就没有法律约束力”。

二、   所谓“借款凭证”是被上诉人利用骗得的印章伪造的

原审判决认定“被告XX学院下属通州教学部从宁XX处借款后一直未能偿还,现原告宁XX持借款凭证,要求被告XX学院给付借款,理由正当,本院应予支持。”

原审判决还认定,“被告XX学院称原告宁XX的借款凭证是原告宁XX伪造的,但未能提供证据,本院不予支持”。

被上诉人举证的《浙江省社会力量办学许可证》证据,证明被上诉人在“通州教学部”的身份非法。而一审法院陈秀清法官2003128日在庭审时,当庭从宁XX手中收缴的印章的事实,证明“通州教学部”、“通州教学部结算财务专用章”两枚印章在“通州教学部”活动期间,包括“借款凭证”出笼期间,一直被宁XX非法占有、掌握。被上诉人的弟媳、证人郑美云在一审当庭作证“收据”上的文字是其书写,“通州教学部”、“通州教学部结算财务专用章”两枚印章是被上诉人交给其保管。(见一审法院2003128日的庭审笔录)上述事实足以证明本案所谓的“收据”是被上诉人用骗得的印章伪造的,法官当庭收缴的印章就是最真实、最直接的证据。

被上诉人提起本案的诉讼就是利用民事诉讼程序进行诈骗。因本案涉及刑事诈骗,根据刑事优于民事的诉讼原则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六条第(六)项之规定,本律师请求法庭中止诉讼,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侦查。

需要说明的是,一审法院认定所谓“借款凭证”,文字上并没有明示为借款,而是“收据”。其文字表述是:“收据 今收到林总 交来现金 人民币XX万元。”这样的“收据”,上诉人认为不能认定是“借款凭证”。

三、被上诉人的“借款行为”是无权代理行为

被上诉人诉称“通州教学部”向其借款180万元,我们看见的仅仅是28张“收据”。宁XX没有举证证明其曾合法的拥有180万元,也没有举证证明款项的去向。180万元,依法可以认定数额特别巨大。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六十六条规定:“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的行为,只有经过被代理人的追认,被代理人才承担民事责任。未经追认的行为,由行为人承担民事责任。本人知道他人以本人名义实施民事行为而不作否认表示的,视为同意。”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八条第一款规定,行为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以被代理人名义订立的合同,未经被代理人追认,对被代理人不发生效力,由行为人承担责任。

排除被上诉人在“通州教学部”的身份非法这一特定条件,被上诉人也无权以“通州教学部”的名义从事教学以外的活动。

“通州教学部”不具有法人资格,未经授权不能代表上诉人。所谓的借款被上诉人也未交给上诉人。根据民法通则第六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所谓的“借款”依法应由行为人被上诉人自己承担。

本案所谓的“借款”,是被上诉人代表“通州教学部”向自己借款,是其本人与本人的行为,不受法律保护。被上诉人在“通州教学部”的活动本身就是欺诈。

四、一审判决隐瞒了当庭收缴印章这一重要物证

20031119日的庭审中,被上诉人承认 “通州教学部” 印章及帐册都被其占有。在2003128日的庭审中,被上诉人的弟媳郑美云带着这两枚印章出庭作证,企图证明这两枚印章的真实性,恰恰证明了被上诉人所谓的“收据”就是使用自己掌握的印章伪造的。

原审法院法官陈秀清当庭从收缴了被上诉人伪造“收据”用的两枚印章实物,足以证明“收据”是被上诉人伪造的事实,印章就是物证。如果原审法院认为收缴的印章与本案无关,原审判决书理应有所说明理由。但是原审判决隐瞒了收缴印章这一重要物证的事实,作出的判决当然是错误的。

此前,本律师也一直认为被上诉人、上诉人之间是合同关系,是联合办学的合同法律关系,这个合同就是《联合办学协议书》,被上诉人向法庭提交的《浙江省社会力量办学许可证》证据,证实被上诉人无权代表“台州市华盛体育中学”。其假冒“台州市华盛体育中学”与上诉人签订“联合办学协议”,骗取上诉人“通州教学部”、“通州教学部结算财务专用章”两枚印章,伪造证据,进行诈骗的行为,不应受法律保护。

尊敬的审判长,尊敬的审判员,本律师认为,上述事实证明,上诉人与被上诉人没有合法的合同关系,所谓“收据”是被上诉人用骗取的印章伪造的。被上诉人主张的“借款”纠纷根本不存在。一审法院隐瞒了当庭从被上诉人处收缴伪造“收据”印章的重要物证。因此,原审判决事实不清,程序严重违法。本案并涉及刑事犯罪情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六条第(六)项,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三)项、第(四)项规定,请求二审法院查明上述事实,裁定中止诉讼,或撤销原判决,发回重审。

上述代理意见,请求合议庭给予重视。

谢谢审判长,谢谢审判员。

 

 

委托代理人:北京市   律师事务所

 

律师:

 

      二零零  年六月八日


首 页  |  成功案例  |  精彩辩词  |  案例评析  |  律师收费  |  新案介绍  |  友情链接  |  留言版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北京律师陈少先 .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蝉南里11号楼2单元701室 QQ:1611788422  联系电话:1391 1361 529  邮政编码:100023  Email:13911361529@126.com
页面执行时间7.8125 毫秒
ICP证:京ICP备09006389号号 技术支持:lg100 管理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