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请求法院审查股东大会...
· 单位集资房可依法转让
· 不单纯以合同的名称判...
 您现在位置:首 页精彩辩词马XX诉马X兄妹家庭财产析产纠纷二审案件代理词
      马XX诉马X兄妹家庭财产析产纠纷二审案件代理词
精彩辩词
马XX诉马X兄妹家庭财产析产纠纷二审案件代理词
发 布:  [2008-9-17 10:01:47]  [浏览:3894]

 

代 理 词

 

尊敬的审判长、尊敬的审判员:

  北京市XX律师事务所接受上诉人马XX的委托,指派我为代理人,参加上诉人诉被上诉人马X分家析产纠纷案件的诉讼。

接受委托后,我仔细的研究了本案的案情,做了必要的调查,刚才又认真的听取了法庭调查,并对本案的采信的证据进行了质证。本律师认为,本案的一审判决存在事实认定不清,没有适用法律等错误。现根据本案的事实,依据法律规定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一、  本案争议的房产是家庭共同共有财产

为了说明本案争议的房产是家庭共同共有的财产,有必要对本案当事人的家庭关系和争议房产的形成分别向法庭陈述。

1.本案当事人的家庭关系

本案当事人系兄、妹关系。1950年,其父马宜宽去世,被上诉人已结婚成家立业。1951年,其母冯氏改嫁赵荣寿,本案当事人随母一起来到赵家生活,当年上诉人年仅12岁。上诉人与赵寿荣形成继父母与继子女关系。

1963年,赵荣寿去世。1972年冯氏去世。

尽管被上诉人及其代理人(被上诉人的女婿)不承认其母冯氏与赵荣寿的婚姻,本律师提请法庭注意,当时的法律对事实婚姻是给予承认、保护的。原审法院认定冯氏与赵寿荣的关系是“一起生活”不符合事实,不符合当时的民风民俗,也解释不清被上诉人为什么可以合法占有赵荣寿的遗产。

2.本案争议房产的来源

1955年秋,赵荣寿与冯氏带着本案当事人,打土坯,在朝阳区麦子店河渠,赵荣寿个人所有的土地上,建三间北房、一间西耳房居住。1959年春,全家动手又对房屋进行翻建时,上诉人购买了木料等建筑材料。1974年,因水利建设,水利部门出资,由生产队出工,调换宅基地,从河渠搬迁至现地址,在麦子店正街79号,原拆原建。上诉人又添加了新的建材,建了四间北房。

上诉人当年是农民,1957年(18岁)是合作社社员,1958年(19岁)是星火人民公社社员,从小参加农业劳动,至1968年(29岁)结婚前,劳动所得全部交给母亲,用于家庭生活。当时的被上诉人已结婚,自立门户。因此,在赵荣寿个人所有的土地上,全家人共同兴建的房屋,是全家人的共同财产,上诉人对家庭财产享有共同共有的份额,依法是家庭共同财产的共同共有人。

1963年,赵荣寿去世后,上诉人因与赵荣寿有继父、女关系,上诉人与其母冯氏依法享有对赵荣寿遗产的继承权。1972年,其母冯氏去世,上诉人依法享有对其母遗产的继承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十五条规定,“继承开始后,继承人放弃继承的,应当在遗产处理前,作出放弃继承的表示。没有表示的,视为接受继承。”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七十八条规定,“财产可以由两个以上的公民、法人共有。共有分为按份共有和共同共有。按份共有人按照各自的份额,对共有财产分享权利,分担义务。共同共有人对共有财产享有权利,承担义务。”

上诉人从未表示放弃继承,而且争议的房屋在本案起诉前(20011115日前),产权一直维持原始状态,没有发生变更。

本律师认为,上诉人是本案争议房屋的共同共有人,其权益一部分来源于其作为家庭成员参加生产劳动的贡献,一部分来源于其对继父、母亲遗产的继承。上诉人提起分家析产纠纷诉讼,对共同共有的四间北房中的两间主张权利,符合法律规定。

直至20025月,本案尚在一审诉讼中,因朝阳公园对该地区征地拆迁,被上诉人以房屋所有人身份签订《北京市住宅房屋拆迁货币补偿协议》,独占拆迁款,才形成侵权事实。

二、  原审判决采信的“介绍信”证据是一份伪证

在一审诉讼中,被上诉人向法庭举证了一份北京市朝阳区星火人民公社燎原大队革命委员会一九七零年九月四日的“介绍信”作证据,证明“麦子店河渠及麦子店正街79号院房屋的宅基地是批给其爱人赵淑华的”,其于一九七零年九月四日曾持该“介绍信”去呼家楼房管局办理“房产证”,抗辩上诉人的诉讼主张。

我国是在1987年,当时的城乡建设环保部发布《城镇房屋所有权登记暂行办法》后,开始确立城市房屋所有权登记的法律制度,在农村至今仍未实行房产的注册登记制度。该“介绍信”签署的时间是一九七零年,当时正值“文化大革命”时期,国家正处在十年动乱之中,国家根本没有制定民法、房产、土地管理等法律制度,也没有任何机构可以为公民办理“房产证”。上述事实是众所周知的,依法不须要证据证明的客观事实。但是,被上诉人,一名普通的工人,在国家尚处在“文化大革命” 动乱之中,无法可依之时,在国家最高领导人都不具有法律概念的历史阶段。竟能超越历史的局限,就具有“所有权”、“房产证”等超前的法律权利意识,根据三十年后的法律制度向当时尚不存在的管理机构主张权益,要求登记房产,而且持的是农村人民公社革命委员会的“介绍信”,向城市房产管理机关申请登记建立在农民集体所有土地上的农村房屋产权,真是一个天大的谎言。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九条第(一)项规定,对众所周知的事实上诉人依法无须举证证明。但不知为什么,原审法院竟采信了这份造假明显的“介绍信”作为证据,支持被上诉人“麦子店河渠及麦子店正街79号院房屋的宅基地是批给其爱人赵淑华的”的辩解,判决上诉人败诉。

本律师认为,这份新版的、关公战秦琼式的“介绍信”是一份伪证。原审法院采信这份伪证作证据,作出的判决显然是错误的。

三、  被上诉人的辩解不能成立

被上诉人的辩解主要有两点,1、“该宅基地是批给我爱人赵淑华的。”2、“1957年进行翻建时,原告当时年纪小,并未购买建筑材料。”1974年迁建时,“原告并未购买任何材料。”

为了证明被上诉人“该宅基地是批给我爱人赵淑华的”的辩解不能成立,本律师有必要向法庭陈述我国土地管理法律制度的沿革背景。

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实行土地改革后,农村的土地就归农民个人所有。1954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八条规定,“国家依照法律保护农民的土地所有权和其他生产资料所有权。” 当时的国情是全国人口只有四亿,地广人稀,国家尚没有建立士地管理制度。农民在自家的土地上盖房屋,根本不需要谁批准。虽然后来有1957年农业合作化的,1958年的人民公社,但是农民的宅基地、自留地仍属农民个人所有。

1975年《宪法》第七条虽然有 “农村人民公社是政社合一的组织”的 规定,但农民的宅基地、自留地依法仍属农民个人所有。直到198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十条规定“农村和城市郊区的土地,除由法律规定属于国家所有的以外,属于集体所有;宅基地和自留地、自留山,也属于集体所有”后,农民的土地才收归农村经济组织集体所有。

198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的实施,国家才开始建立在农村居民建住宅由“乡级人民政府批准的”的现代土地管理制度,农民建住宅才开始需经乡政府批准。

这就是说,在1987年以前,在农村建民居,只要不是侵占他人的土地,不影响四邻,在自家的土地上建住宅,根本没有需要谁批准一说。人民公社及其以前的农村基层组织从来不干预其成员在自己的土地上建房。

假定农民当时在自家的土地上建房需要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批准, “介绍信”可以证明“麦子店河渠及麦子店正街79号院房屋的宅基地是批给其爱人赵淑华的”, 人民公社批给自己的社员赵荣寿、冯氏、上诉人的宅基地在哪里呢?

至于“1957年进行翻建时,原告当时年纪小,并未购买建筑材料。”1974年迁建时,“原告并未购买任何材料”的辩解,就更不值一驳。

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上诉人从小参加农业生产劳动,1957年,上诉人已18岁,在当时的农村是一个全劳动力,这是不争的事实。原审判决认定,“原告所述在建房时购买了建筑材料,其行为仅能说明与被告之间形成债权、债务关系。”说明上诉人在一审时,原审法院并不否定上诉人向法庭提供了充分的证据证明了上诉人陈述的事实真实性。不知为什么原审法院对上诉人为自己家盖房添砖加瓦,购买建材的行为却被作出是“与被告之间形成债权、债务关系”的荒唐认定。

退一万步说,被上诉人的辩解可以成立,也不影响上诉人作为己经参加农业生产劳动的家庭成员,在家庭财产中主张共同共有份额的权利,不影响上诉人对其继承继父、母亲的遗产主张分家析产的权利。

本案上诉人是在20011115日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起诉的案由是析产,本案应是一件物权纠纷。原审法院审限严重超期一年多,争诉的房屋于20025月被朝阳公园对该地区征地拆迁而灭失,拆迁款因被上诉人占有,上诉人不得已变更诉讼请求,本案演变为债权纠纷的原因在原审法院。原审法院迟至20034月才作出了一审判决。

事实上,本案的案情虽然时间跨度久远,但并不复杂。一审法院也基本查清了这是一件兄、妹之间的家庭成员分家析产纠纷案件,不知为什么却故意超期审限一年多,造成在诉讼中争议标的物的灭失,变更诉讼请求不仅增加了上诉人的经济负担,更增添了上诉人诉讼的心理压力。作出的判决又故意混淆是非,并且将众所周知、违背历史事实的“介绍信”作为主要证据,将上诉人为自己盖房购买建材认定为“与被告之间形成债权、债务关系,而不能证明对该房屋享有所有权”,驳回上诉人的合法的诉讼请求。

本律师认为,原审判决存在适用证据不当,(采信了伪证),认定事实不清,没有适用法律(本案有法可依,不存在法官行使自由裁量权)等错误。本律师请求二审法院查明事实,摒弃伪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第(三)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七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十五条之规定,依法予以改判。

上述代理意见请求合议庭审议时给予重视。

谢谢审判长,谢谢审判员。

             委托代理人:

             二零零   年五月  日

注:本案经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认定上诉人马XX是争议财产的共同所有人。

 

 


首 页  |  成功案例  |  精彩辩词  |  案例评析  |  律师收费  |  新案介绍  |  友情链接  |  留言版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北京律师陈少先 .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蝉南里11号楼2单元701室 QQ:1611788422  联系电话:1391 1361 529  邮政编码:100023  Email:13911361529@126.com
页面执行时间7.8125 毫秒
ICP证:京ICP备09006389号号 技术支持:lg100 管理进入